炼金术士Eleanor

学生党。读书。画画。写点感想。
面前正在肝FGO。

“当我喝下所有的烈酒“
“在烂醉的时候抽上一支烟”
“在烟雾中我就看到你的模样”

【我家族里没人死于爱情】

是的,就如辛波斯卡所说;

我的家族里没人死于爱情。

诗人的工作总是困难,

这当然包括面包,包括死亡,

包括人生的思考和镇静剂。


我的家族里没人死于爱情,

我想其实一千个人里只有两个。

死人死于绝望和舞蹈,

子弹从太阳穴呼啸着经过。


诗人该怎么去完成工作?

怎么去描写一个爱情故事?

悲剧也是爱情故事,喜剧是个悲剧,

谢幕了以后人只会唉声叹气。


死亡总是钟爱某个爱人,

躲在门帘后的年轻人,他的佩剑

总要染上自己的血,过量服药。

我为这戏剧性感到自己的卑劣。


我的家族里没人死于爱情,

半死不活的卷发从未出现。

我总想写个爱情故事,

却总觉得它会...

2018-09-22

【FGO同人】【加莫】阿门

【同上的魔法使学徒paro。这次加莫注意。】


莫德雷德是一个灵魂狂野的奇妙生物。这一点连加拉哈德都无法否认。他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担忧她会不会被敲打着神奇旋律的吉普赛人拐跑。但是莫德雷德有时候却像个抽着烟,在房顶上晒太阳的哲学家,他也弄不懂她在想什么。这也许是因为他们是两个极端,可是那又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会产生友谊。

加拉哈德常在床边忧郁地听着他父亲被母亲指责,母亲像背诵圣歌一样抱怨,为什么当年要把她从神圣的基督手里带出来,到这片毒气满溢的恶臭海边,让她本来就只能奉献给圣经和绣花的双手做难以忍受的事务?而他却像个浪荡子,在外面和那些婊子一同嬉笑?她的祖上是高贵的,父亲更将她塑造成一个完...

2018-09-15

【认罪告示】

真的,我开学了,lemon也大概画不出来了——我对不起大家——【痛哭流涕】

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听到了其他更加带感的曲子,实在不知道该做哪一首。

同志们,想看LOSER(八爷)还是樱花流(宇多田光)还是VORACITY(MYTH&ROID)?


【fgo】限定。

2018-09-14

【罗曼咕哒】绸缎和香料

【还是那个魔法使和学徒paro。莫德雷德出现,莫德雷德咕哒子友情向。】


藤丸立香曾经被自己的父母送进修女学校。当然,在那里她干得更多的不是向上帝祈祷而是翻过围墙去找莫德雷德。她们干的最多的事情不是去看望加拉哈德,和加雷斯他们开玩笑,就是到集市上看那些她们用积攒三年的零花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海边的小镇常常有异乡人的临时集市,充斥着奇异的香料味道和木笛,手鼓和铃铛的声音。藤丸立香只要闭起眼睛来就能回想起那样的画面。她穿着木跟的小鞋子跟着莫德雷德在甜食商人和丝绸商人支起的帐子前穿行于人群之中,香料商人偶尔把一小把没药和乳香投进炉火里,除了蹦出来的金蓝火星儿之外还冒出一股浓郁的...

2018-09-13

【fgo同人】【加拉哈德】他要尘世间的上帝之国

加拉咕哒友情向,微加莫注意,捏造注意,死亡注意。

还是之前那个魔法paro,但是没有罗曼咕哒要素。


 他要尘世间的上帝之国。


藤丸立香在洁白的病床边坐下。这个时候阳光已经不太强烈,所以窗帘卷了起来,可以看见外面从墙上延伸过来的爬山虎的叶子,在冷淡的光泽中微微颤抖。房间中唯一有着鲜明色彩的就是这少女的一切,而床上的少年颜色惨淡如同白色的床单和墙壁,他身上连接着的管子看上去就像从他的四肢中延伸出来的一般。


少年在床上艰难地呼吸着,干裂麻木的上下两片嘴唇开开合合。他的眼睛勉勉强强睁开一条缝看向上方,表情如果不是被写着奇特咒语的绷带包住了...

2018-09-10
1 / 12

© 炼金术士Elean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