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士Eleanor

学生党。读书。画画。写点感想。
面前正在肝FGO。

“当我喝下所有的烈酒“
“在烂醉的时候抽上一支烟”
“在烟雾中我就看到你的模样”

我的笔下常常无意识地出现几个死得不合时宜悄无声息的人,他们可能是配角或是主角。比如说现在我正在构思的某个角色,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

构思剧情到这里,发现他面前都是死路。不是他没有活下去的理由,而只是绝境让他活不下去。这个时候往往会悲从中来,轻则整日阴郁,轻微哽咽,重则嚎啕大哭无可奈何。

但是我更鼓不起勇气去改变他的命运,因为谁知道他后面还能不能死。想死的时候他们往往却死不掉。这世上大概没有什么人会真的因为另一个人而悲伤到活不下去,即使是挚友和爱人,或是家人,或者是搭档。人类的生命很短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忘记一些东西。这不是坏事,但对于我来说他们的死是难以让人忘怀的。


2018-12-08

我总是不自觉地把主角设定为女性。

我想这是有原因的。能够成为桥梁的人,只有女性。能够为了未曾相识的孩子挡住死亡的,也是女性。能够把奄奄一息的伤者放在膝上安慰他们的,也是女性。她们可以比男人坚忍强韧,但是同时还不失去温柔和人性。


2018-12-07

构思一个角色,总是要先构想他/她的一切——背景,身世,人种,性格——写他们生活中无数零零碎碎的片段,给他们做心理分析,听他们抱怨和忏悔,跟随他们并且记录他们的人生,直到他们站在你对面为止。

这样的过程后,总会迎来告别的时刻:无论是一文不值或是壮烈的死亡,还是英雄衣锦还乡,还是迟暮的悲哀,他们一定会离开。这个时候我往往悲伤的不能自己,但是却也明白这无可奈何。

有些孩子在他们的最终找到了答案,我也明白了他们的追求;而有的直到最后,都不曾向我敞开胸怀,即便他们是我带来这个世界的。他们比我想象的更为顽固和坚忍。

我借由这样的经历,知道了要认真对待每一个我所创作的角色。一旦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就不再...

2018-12-04

【fgo】【魔法使与学徒】咏叹调和预言书

【继续之前魔法师和学徒设定。轻度罗曼咕哒包含】


楼下唱片机里在放《魔笛》夜之女王咏叹调,而楼上的另一台在放普契尼的《波西米亚人》。上下一片混乱,直到达芬奇敞开工房的门,在试了几个音符预热嗓子之后,开始随着夜之女王放声大唱“听啊,听啊,复仇女神!”楼上的音乐声才仿佛败下阵来一般消去了。这事实证明了达芬奇的万能,而在地上试图画出三重魔法阵的藤丸立香则干脆丢掉粉笔坐在一边苦恼地抓起自己的头发来。


“我拿它们没辙。”她向着停下歌声的人偶宣布道。达芬奇微笑起来,不发一言。“我该继续去挥木剑,而不是在这里画画。”她继续抱怨,“我连圆都画不好。”

“重要的不是这个。”达芬奇优雅地用...

2018-11-22

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谢谢您能够诞生于这个世界上。


我现在也想要去相信。

2018-11-11

泽野弘之我来了

2018-11-09
1 / 14

© 炼金术士Elean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