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士Eleanor

学生党。读书。画画。写点感想。
面前正在肝FGO。

“当我喝下所有的烈酒“
“在烂醉的时候抽上一支烟”
“在烟雾中我就看到你的模样”

【罗曼咕哒】撒马拉相会(7)

【现代,战地军医paro。咕哒子是复仇者设定】


【这是罗马尼·阿基曼记录下的Avenger的回忆】

这是我还活着的时候的事情。

被我唤起的那个世界忽然消失,我一个人觉得天旋地转。只存在于我一人意识中的回忆使整个空间悬浮其中。他那些常说的口头禅,风雪打在窗户上的声音,手边热气腾腾的可可,以及他模糊的轮廓,头发,双臂,他的手。但现在只有战场上灰蒙蒙的蒸汽旋转着升起,甚至那种认为他还活着的感情也如此无能为力。

我把剩下的咖啡喝完。这里的咖啡是如此的令人难以下咽,但是习惯使我难以放弃任何消耗品。然后我想起来,已经没有需要我的事情了;假如这个时候他还在,他也不会挽留我。于是我把熟睡的兄弟叫醒。

“立夏!”我摇摇他。“你醒着吗?”

“——?”他含糊不清地发出几个音表示询问。

“他为什么不看着我们?”

“什么意思——”

“我是说,如果我们活下去的话,就会有好事发生吗?假如是那样,他就会看着我们了吗?”

“——”立夏没有在思考。他转了转自己的眼睛,然后说:

“谁——”

“在拉玛听见了哭声——那是拉结在哭自己的儿女。她不接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他不在了。立夏——我们该接受安慰吗?任何人应该接受安慰吗?一个人的生命是他的宇宙,一旦失去了,音乐,爱情,色彩都不复存在,它越软弱无力,便越美好……”

“自由?作为人的自由便是生命,自由即是生命,一切都没法与它比拟。我血管里流淌的是音乐,你的眼睛和嘴里有星辰。你和我都是,立夏,立夏,立夏……”

立夏慢吞吞地翻过身,又坠入睡眠。我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冰凉的地板使光着的脚麻木。我继续喃喃自语,知道还有两三个小时太阳就起来了。

 ————————————————————————

Let me charge in your advance,

让我为你在你面前冲锋陷阵

Wish that I could die secretly; 

暗自希望能够不为人知地死去

However, if your life extends itselfsomewhere,

但是假如那时你仍然在什么地方活着

Please forget me, once and for all.

那就请你把它全部都忘了吧

————————————————————————————

罗曼已经睡不着了,他的脑袋沉重而疼痛,但是他就是睡不着了。他从狭窄的床上爬起,看到Avenger仍然坐在一个木箱子上。她在打盹,或者是,从罗曼的角度来看,像是在省电模式中的机器人一般待机着。罗曼无声地走到一边,观察着Avenger的侧脸——那张脸似曾相识得令人心悸。

突如其来的恶作剧心理使他伸出一只手,屈起手指,作势要弹Avenger的额头。但就在他快要弹下去的一瞬间,他条件反射般地抽回手,就像感觉到了杀气一样,往后直退到背靠木柱。没等他将手移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枪上,Avenger已经醒了并且踩着箱子跳了起来,木箱在踢击下碎成木片,四处飞溅。少女以罗曼看不清的速度抽出一把黑白相间的短刀横在胸前。

“——是你。”Avenger保持着敌对的姿势,可是脸上却有些不自然,好像一个人在拼命掩饰好笑的尴尬。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炼金术士Elean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