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士Eleanor

学生党。读书。画画。写点感想。
面前正在肝FGO。

“当我喝下所有的烈酒“
“在烂醉的时候抽上一支烟”
“在烟雾中我就看到你的模样”

【罗曼咕哒】撒马拉相会(9)

【现代,战地】【非常丧的感觉】

【咕哒子是复仇者设定】


天终于亮了。罗曼发现Avenger早已在他担惊受怕的时候离开了帐篷。新的太阳从东边升起来,把一缕若有若无的光芒洒在门前,这时他听到隐约的歌声。这显然是Avenger的嗓音,因为他自从进了军队以来就没听过女人唱歌,也没见到过女兵。她的嗓音略微带点以她表面年龄所不应该有的沙哑和冰冷,一唱起歌来尤其明显。

How long you had to wait for me

我不知道你必须为我等待多久

You can't think of yesterday

可是你不能再驻足于痛苦过去

I got in a fight

我深陷痛苦的挣扎中

When you saw me

就在你偶尔瞥见我时

but I couldn't talk and sprawled out on thefloor

我鼓不起勇气搭话,只能一个人在原地犹豫

So it's too late

所以已经于事无补


罗曼走向前想出去看看,但是在帐篷门口停住了。仿佛注意到罗曼搜寻的的目光似的,她很快地偷偷看了看周围,但最后还是继续唱了下去。她坐在高高垒砌的木箱上,两条覆盖着盔甲的腿轻轻前后晃动着。

Oh Girl, How can I speak with you?

我的女孩,我该如何向你倾诉?

If you could hear my secret

如果你能静下心来听一听我的秘密

Now I really want to talk

现在的我却如此需要倾听者

It's a shame

这真是令人羞愧

oh,did you know?

你是否知晓

There's a way that you can find what youseek

的确有方法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You'll be stronger for real

但是在此之前你得保持坚强

 

罗曼想了想,还是把想说的话都咽到肚子里,转头回到帐篷里去没有出来。Avenger止住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然后她把视线转回自己的脚尖,从木箱上跳下来,在地上轻快地跺了跺自己左脚的高跟,然后就化作点点的光芒消失了。

 

Avenger又消失了许久。罗曼暗暗希望她继续来,就是只表示一下她还没有退场也好,但是又暗暗希望她不要再来动摇自己。他自从上次见面延续的惊惶和低落情绪一直延续到现在,直到今天早上毫无道理地到达顶点。

 

秋天的小雨让手指间充斥着湿粘的感觉,而埃尔伯特终于死了。埃尔伯特已经做得很了不起了,他的伤势那么严重,居然还拖了三个星期,有人这么安慰医生。但是罗曼丝毫感受不到这安慰的用处;他所能做的只有尽量不让自己一整天板着个脸,为此只好尽全力满脸堆笑地穿行于唉声叹气,灰暗晦涩的伤兵帐篷中。他继续慰问所有的伤员,安慰他们,说服年长一些的士兵他们还不会这么容易死,陪小一些的士兵谈谈思乡病。罗曼突然想起自己的导师当年评价他的一点:“罗马尼,你学医不是为了当心理医生——可是你却这么适合被人倒苦水。”

 

然而这从没个完,从没个完。他想,除非我就此离开这里,那就相当于背叛了医德同伴唾弃了之前的勇气和愿望然后就此离开就此逃跑没动手术的伤兵就会死和埃尔伯特一样罗伯特会怎么想呢约翰和彼得又会怎么说呢救人是否有个尽头到底是他们先被耗尽还是我先被耗尽就像个消耗品一样然后就该换纱布了对是的就此结束这一切——

 

“罗曼医生?”德里克疑惑地提问,“是不是该给埃里克换药了?”

 

他猛然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被自己的混乱吓了一跳,然后盲目地跟在助手的后面去换药。

 

“我倒觉得,你是在希望谁来惩罚你,阿基曼。”Avenger的话语像鬼魂一样绕在他耳边。罗马尼·阿基曼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稍稍提起点精神来。



【没错这是我翻译了泽野弘之的I want to know】

评论
热度 ( 9 )

© 炼金术士Eleanor | Powered by LOFTER